• 欢迎访问无趣,其实这里也没那么无趣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
《仗剑折花》松柏生

我在看书 NikeX 1个月前 (06-25) 3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《仗剑折花》
作者:松柏生
第一章 主园逢春百花开
“万里关河孤梦,五更风雨四山秋;
春风花开岂有极,日日我醉终无涯。”
峭壁、孤松,险中洋溢坚毅生命力。
此面峭壁位子宜昌城之最西侧,它是一座孤峭,它不高,而且陡峭,人兽罕至,一向被称为‘死岭’!
因为,一百二十余年前,曾经有数千年名江湖高手前前后后在此拼斗半个月,血水曾由壁上延伸到江水哩!
据说每逢刮风下雨,便可听见死岭的惨叫声哩!
所以,死岭一向被视为鬼域。
这株孤松可真行,它由石缝钻出,经过近二百年之风吹雨打,它仍然‘一枝独秀’的茁立子壁上。
它的树身约有一尺径粗,顶端有八大岔枝,枝上密密麻麻的生长着松针,洋溢着坚韧的生命力。
此时正是春暖花开季节的深夜,夜空只有半弦月及群星,死岭仍然死气沉沉,却有人坐在孤松上。
此人靠壁张腿跨座在松身,双脚悠哉的晃动,因为他刚吟完诗,立见他抬手举壶便又仰头喝一口酒。
倏见他那发昏醉眼一睁,立现两道神光。
他立即咽酒及将那壶酒抛向下方。
呼一声,它已直接坠向江中。
唰一声,一道黑影乍现松干上已经站着一位黑衣女人。
“死阿强,你又在此喝酒,你活得不耐烦啦!”
“梦兰,好久不见,何必一见面就训人呢?”
说着,他已张开双臂。
对方向下一蹲,便牵手及张腿坐上松干。
立见她皱眉道:“我该加件长裤,这树身又粗又裂,刮得人家的‘小妹妹’不大舒服哩!”
“哈哈!你那一次穿长裤来见我啦?”
“讨厌!人家还不是为了方便你!”
“谢啦!你这阵子在忙什么?”
说着,他搭肩一搂,她移身靠入他的怀中。
立见他咦一声,便探手措向她的酥胸。
他却已取出一个翠绿小葫芦道:“太白津!”
“是啦!可见人家对你多好!”
“谢啦!你又去找徐老头啦?”
“嗯!还不为了你!”
“嗯!问出松身变红之道理啦?”
“嗯!他和你的研判相同,此株松之根部必有宝!”
“哇考!真赞!如何寻宝?”
“请他来实地勘察!”
“哇考!爱说笑,徐老鬼贪财色又贪宝,若让他来此地,这株松一定活不了,我也得不到壁内之宝!”
“格格!紧张什么嘛!”
“姑奶奶,别吊胃口拉!拜托!”
“行!老规矩!”
说着,她已经眉开眼笑。
“哇考!你每次总有理由叫我‘失身’!”
“失身?你至少已失身五百次,少恶心啦!”
“哈哈!走吧!”
“抱人家嘛!”
“真受不了!拿好它!”
他便将小葫芦塞入她的左手。
她兜一搂,便双腿已经盘起。
他一兜臀,便抱她起身。
咻一声,他已似冲天炮向上掠去。

文件下载
部分转载丨如未注明 , 均非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《仗剑折花》松柏生
喜欢 (1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